恐怕没有人想得到,让大家好奇不已的严家大小姐,居然就活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

   还是个天天被训斥的实习生……

   白臣亚想到她刚才在电话里喊的那声“爸爸”,眸光微微一闪。

   严承池回来了。

   那个在商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男人,传说中,不仅疼妻入骨,还非常宝贝自己的女儿。

   但凡有人靠近严家大小姐半步,都会被他将祖宗十八代都调查的清清楚楚……

   -

   严家庄园。

   偌大的客厅里,奢华的装潢,处处透着大家族的尊贵。

   真皮沙发上,严承池伟岸的身躯斜靠着,单手支着头,双腿慵懒的交叠在一起,状似在休憩,可他时不时朝着门口看的目光,却泄露了他的情绪。

   半响,都不见心心念念的小公主回来,他的脸色立马沉了下来。

   “夏长悦,我女儿是不是不爱我了?”

   快乐的每一天

   “茉茉应该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瀚瀚说了她没事,你不用这么紧张。”夏长悦端着一壶花茶从厨房里走出来,刚走到客厅里,就听见他的抱怨,忍不住扬起笑。

   将一杯花茶放到同样坐在沙发前的尚凌司,才开口。

   “这是我妈亲手培育的花茶,味道很清新淡雅,你尝尝,要是喜欢,可以带一些回去喝。”

   “夏长悦,我还活着,你就敢这么无视我?”严承池一见他居然不是第一个喝到她泡的花茶,邪魅的脸庞,越发的阴沉了。

   他的女儿不爱他了,现在连他的女人也要翻天了是不是?

   居然当着他的面,对尚凌司这么好!

   她难道不知道,尚凌司到现在都还没有结婚,说他释然了,谁信呢!

   “茶真好喝,既然是你推荐的,我当然要带一点回去,每天睡前都泡一壶来喝。”尚凌司睨了一眼严承池,像是故意挤兑他,端起花茶,就一饮而尽。

   严承池顿时就更心塞了!

   刚要发作,夏长悦已经走到他身边,将一杯花茶递给他。

   “我不喝,你先别人倒了才给我倒。”严承池傲娇的别开脸。

   “这杯是我喝过的,你要是不喝,就是嫌弃我,那今天晚上分房睡吧。”夏长悦眸光一闪,委屈的说道。

   闻言,严承池嚯的伸手,就从她手里接过花茶,一口就喝完了。

   将杯子重重的放在桌子上,伸手就将她抱进怀里,想也不想的开口。

   “晚上一起睡!”

   “……”夏长悦挑眉,不置可否。

   他还知道他们晚上一起睡?都结婚这么多年了,什么醋都能吃。

   尚凌司要是真的还放不下她,就不会跟她要这些花茶了……

   夏长悦眼底掠过一丝狐疑,扭头看向尚凌司的方向。

   她记得,尚凌司并不喜欢花茶,她以前给他推荐过几次,他都敬谢不敏。香蕉视频污片

   花茶并不是他喜欢的口味,她这次也只是客气一下,并不觉得他会真的要,可他居然收了。

   是想要拿给什么人吗?

   “夏长悦,你看够了没有?”严承池察觉到她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脸又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