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时,凤瑶到嘴的话下意识噎住,落在颜墨白面上的目光,也越发阴沉起伏了几许。

又是司徒凌燕。

随时随地,那司徒凌燕总有法子让人过来相扰,只奈何,虽是心有震怒,抵触不喜,但又见颜墨白此际并无拒绝之意,一时,心头的所有起伏之感,也顺时如冷水灌顶,彻底凉了下来。

她满目复杂的朝他凝着,不说话,也一点一滴清晰见得他瞳孔中夹杂的半缕复杂与抵触撄。

他在抵触什么?

她思绪翻转,兀自思量,而最终得出的结论,不过是这颜墨白在抵触她罢了。毕竟,本是想大发慈悲般的撵走她,堂而皇之的说着不想见得她威胁到他的大周,更也不愿她的大旭兵卫驻扎在此,这颜墨白啊,永远都料不到他这些话会何等程度的伤人,令人,心如猛扎,揪痛四溢,难以压制。

凤瑶静立在原地,沉默片刻,随即便极缓极缓的将目光从他面上挪开,低沉嘶哑的道:“既是大盛公主相邀,皇上还是得早些过去,若是不然,一旦美人心有不悦,给你吹枕边风让你反悔来屠害我大旭,如此一来,本宫与大旭,自也冤枉。”

嗓音一落,分毫不待颜墨白反应,开始踏步往前,待足下行了几步后,便瞳孔一缩,再度头也不回的道:“本宫与大旭,如今仅愿和平安好,并无参与诸国争斗之心,也望大周皇上你,谨记往日对本宫说过的话,莫要动我大旭分毫。若是不然,穷途无路,我大旭上下,自也会与你大周拼个你死我亡。偿”

她嗓音极冷极沉,嘶哑难耐。

周遭的冷风,也逐渐盛然,迎面拂在脸上,竟是微微有些割痛。

凤瑶一路往前,足下行得缓慢,身形依旧抑制不住的有些踉跄颠簸,然而,待得这些话全数落下,许久许久,身后之中,皆不曾有回话扬来。

待得行至路道的尽头,她下意识的稍稍回头,瞳孔微微一扫,却见那满身单薄修条的颜墨白,依旧静静的立在原地,遥遥的,望她。

圆脸漂亮美女光滑肌肤百褶裙露美腿养眼写真图片

瞬时,心如猛击,突然再度有些发痛。

她忍不住伸手捂住了心口,眉头紧皱,强行忍耐,唇瓣上,也抑制不住的勾出了一抹沧桑幽远的冷笑。

那厮如此遥遥相望的模样,旁人若是不知,定觉他如此模样情深意重,不舍连连,只可惜啊,那厮极擅长惺惺作态,极擅长作戏,她姑苏凤瑶以前,便是被他如此虚伪的认真与情义所扰,所乱,从而,意志不坚,心有触动,而后,便一发不可收拾的……喜欢了。

呵,呵呵。

冷笑肆意,心境,越发跌落颓败。

本也以为经历过了家破人亡之境,自己便也能真正的刀枪不入,坚定勇敢,却是不料,‘情’字,总是会猝不及防的伤人的。

如此,看来日后务必得段情绝爱,无心无情,如此,才可护得住自己,才能护得住大旭。既是择了这条路,既是仇恨与责任压身,她姑苏凤瑶,便不该肖想其它,便该孤独终老,一世无情无爱,如此过活。

思绪翻转,复杂厚重。

凤瑶目光颤得厉害,足下,也越发的踉跄。

有路过的兵卫朝她凝了凝,满面愕然,待犹豫片刻后,终是小心翼翼上前,恭敬道:“长公主这是去哪儿,可要属下扶你?”

凤瑶下意识驻足,努力挺直身板,冷冽如霜的瞳孔朝那兵卫落去,又许是她目光太过阴冷,面色太过阴狠,瞬时,倒惹得那兵卫瞳孔一颤,面色也蓦的僵了起来。

“瑞侯花谨,可还住在药帐内?”她阴沉沉的问。

这两日琐事太多繁多,心绪太过云涌,是以,也不曾有精力顾及到花谨,更也不知那厮身上的伤口究竟好了多少。但如今终是要举兵离开此地,她心有乏力,自然也是想让花谨速速集结兵卫,启程而行。

待得这话一出,那兵卫浑然不敢耽搁,顿时垂头恭敬道:“瑞侯已不在药帐中了,而是在其余帐中休息。”

凤瑶满目冷冽,“带本宫去。”

短促的几字,森凉薄情,那语气中夹杂的威仪与煞气着实令人惶恐难耐,心头发紧。

兵卫忙朝凤瑶点头,小心翼翼在前领路。

凤瑶踉跄跟随,浑身冷冽尽显,却待行至花谨的帐子前时,却见那帐子的帐门掩得极为密实,且帐中沉寂一片,似是此际天色都已明了,而那花谨,也还未起得身来。

“瑞侯许是还未醒,可要属下唤门让瑞侯出来迎接?”正这时,兵卫再度朝凤瑶的脸色扫了一眼,不敢怠慢,当即小心翼翼的问。

“不必了,本宫自行去唤他便是。”凤瑶也未耽搁,淡漠阴沉的出了声,却是尾音还未全数落下,足下便已踏步而前,径直入得了花谨得帐子。

一时,身后的光线逐渐被吹落的帐帘掩了大半,而花谨这帐子里,沉寂一片,未烧暖炉,未燃熏香,便是连药香的味道,都全然不存,甚至于,那不远处的榻上,被褥乱糟成团,但却,并无人影。

竟是没人。

凤瑶眼角一挑,顿时转眸朝四方一扫,只见帐子摆设简单,一目了然,却是着着实实不曾有花谨的踪迹。

瞬时,心底蓦的沉了几许,一股突然而来的揣度之意,也迅速漫遍心头。

她极是干脆的转了身,迅速出帐,随即目光朝那帐外立着的方才领路的兵卫扫去,冷冽无波的道:“你确定瑞侯从药帐出来后,便入住在了此处?”

兵卫猝不及防的怔了一下,不敢径直回凤瑶的话,待得极是认真的思量了一番,点点头,小心翼翼的恭道:“属下确定。几位副将这几日都有交代,此番处在大周之地,凡事都得务必小心,更要致力护得长公主与三皇子甚至瑞侯安全,是以,无论是长公主,三皇子,还是瑞侯的住处,都是属下们重点巡查之地,如此,自也不会弄错瑞侯所住的地方。”

是吗?

如此说来,花谨自然是住在此处帐子的了,奈何,此番这帐子,清冷莫名,空空如也,是以,那花谨人呢?

她神色越发幽远,面色淡漠清冷,待得沉默片刻后,便再度将目光朝兵卫落来,“楼兰尉雪蛮的住处,你可知晓?”

兵卫怔了怔,认真的想了想,点头。

凤瑶无心再多言,低沉而道:“带路吧。”

兵卫再度急忙点头,小心翼翼的转身带路,凤瑶依旧是缓步踉跄的跟随,只是她终是不曾料到,那尉雪蛮的住处,竟在花谨帐子的旁边,待得兵卫立在那临近的帐外抬手朝那帐子一指,凤瑶瞳孔一缩,心口顿时阴沉得厉害。

“长公主,这里便是楼兰尉雪蛮所住的帐子。当时尉雪蛮的帐子被大火烧了之后,因着长公主与三皇子皆不在营地,是以瑞侯便做主将尉雪蛮安置在这帐子入住了。”

兵卫恭敬小心的回了话。

凤瑶满目阴沉,瞬时之际,心底也突然忆起花谨昨日与她说得那些怪异之言,一时,心底也蓦的增了几许不祥。

她全然无心再多耽搁,顿时踏步朝前,待抬手撩开帐帘后,目光朝里一扫,意料之中的,帐子内空空如也,并无人影。

没人。

都没人呢。

她眉头蓦的一皱,转眸朝兵卫凝来,“瑞侯与尉雪蛮呢?而今这两人双双不在帐子里,本宫且问你们,这两人呢?”

她语气极为阴沉,一股股威仪与煞气浓烈之至。

那兵卫惊得不轻,甚至连同守在帐外的其余几名兵卫一道跪地磕头,紧着嗓子微颤的道:“属下不知。属下与其余将士也经常巡查此处,并无发觉任何异样,且今早巡逻也不曾见得瑞侯与那楼兰尉雪蛮身影,属下还以为,瑞侯许是正酣睡未醒,尉雪蛮也正于帐中软禁。是以,是以属下也不知瑞侯与尉雪蛮究竟为何会突然凭空不见,望长公主恕罪。”

颤抖的嗓音,紧张之至,断续不定。

他的确不曾料到,明明此地戒备森严,他与其余将士也巡逻仔细,若说瑞侯突然不见,许是可能出帐到别处走走了,但说尉雪蛮不见,着实诡异惊人了些。

毕竟,尉雪蛮的帐外,一直有兵卫把守,不得她离开帐子半步,如此,那尉雪蛮如何不见的?

兵卫眉头皱得极紧,所有猜测一遍遍的在脑海中滑过,却是终究得不出半点结果来。

凤瑶心口发紧发沉,面色阴冷森然,着实不善。她蓦的转眸朝其余跪着的几名兵卫望去,冷道:“你们一直守在尉雪蛮帐外,便不曾发觉任何异样?如今这么大个活人就在你们眼皮下突然不见了,你们竟无半点察觉?”

冷冽的嗓音,威仪十足。

却是这话一出,其余几名兵卫浑身一颤,面色陡然惊恐发白。

因着太过紧张,几名兵卫中,却无一人回话。

凤瑶瞳孔越发一缩,嗓音一挑,“说!”

瞬时,几人瑟缩着面面相觑一番,随后便有人咽了咽口水,紧张发颤的道:“回,回长公主的话。自打昨日尉雪蛮入住在此帐后,属下们,属下们便一直守在此处,并不曾离开过。也的确,的确不曾察觉任何异样。”

“便是为尉雪蛮送膳送水都未发觉任何异样?”凤瑶冷道。

几人眉头一皱,面色越发而白。

则是片刻,那方才言话之人再度紧着嗓子道:“长公主,尉雪蛮昨日的膳食,一直都是瑞侯亲自送的。属下们本是要拒绝,奈何瑞侯说尉雪蛮腹中怀的是侯府的小世,不可懈怠,属下们一时之间并未拒绝,是以,便也着实不知尉雪蛮究竟如何。”

这话刚落,他神色微动,似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再度抬眸朝凤瑶望来,紧着嗓子道:“长公主,若说异样,属下的确觉得有件事略微异样。”

“说。”

凤瑶满目冷冽,森然而道。

尾音还未落下,那兵卫分毫不敢耽搁,急忙道:“昨夜本为庆功宴,属下们虽把守在尉雪蛮帐外,不得离开,但先前便有一批大周的兵卫为属下们送了一些吃食与酒水来,只是,待得属下们还未将酒水饮完,瑞侯则亲自抱了一坛酒突然出现,执意要与属下们饮上一杯,属下们拒绝不得,便与瑞侯喝了他抱来的那坛子酒,后突然脑仁疼痛不止,晕厥不堪,但这种症状并未持续太久,仅是半刻功夫便全然消却了,待得属下们身子彻底恢复,便已不见瑞侯身影。属下们当时以为,许是瑞侯径直去江边参与庆功宴了,是以也未将此事太过放于心上,但如今尉雪蛮突然不见,属下斗胆以为,许是昨夜瑞侯送酒来时,便已,便已将尉雪蛮带走了。”

冗长的一席话,被他紧着嗓子全数言道而出,并无半点的隐瞒之意。

只是这话落下,那兵卫便垂头下去,浑身紧绷,心口之中,也是惊恐之至。

整个过程,凤瑶一动不动的立在原地,双腿僵硬发麻,似是已然失了知觉。

她并未立即言话,此际也不愿言话,心头的怅惘与失望感,层层的在心底交织着,蔓延着,升腾着,甚至,突兀刺痛着。

从不曾料到,如花谨那般胆小之人,竟也会突然硬气一回,甚至全然不顾她是否震怒,不顾她是否降罪瑞侯府,从而,不顾一切的携着那尉雪蛮逃跑。

是了,昨夜庆功之宴,四下之中皆戒备松懈,着实是逃跑的好时机。那花谨啊,终是聪明了一回,知晓利用昨夜的有利形势而在她眼皮下逃跑。

只不过,那尉雪蛮也不过是丧家之人,更还满怀仇恨,狰狞狼狈,如她那样的人,许是日后,定冷血无情,腹黑算计,是以,花谨日后的命运,定与她姑苏凤瑶相差无几,都会是,被人以情所惑,待得满心欢喜之际,再从云端之上狠狠跌下,甚至跌得,粉身碎骨。

终是情字伤人,更何况还夹杂着利益与算计的‘情’字,如今她姑苏凤瑶全数碎心碎情,才认清此字的伤人,而那花谨……明明已是久经风月,怎能如她一样,分不清真假好坏,败在情字手里。

思绪翻转,叹息幽远。

待沉默半晌,她才回神过来,低沉而道:“尔等速去吩咐军中副将,勒令他们速速整兵而列,一刻之后,本宫与三皇子,要携军回大旭。”

这话一出,几名兵卫神色微变,满面惊愕,随即恭敬的点了点头。

凤瑶也无心耽搁,满身清冷的转身,却是足下还未行得一步,身后便再度扬来兵卫试探紧张的嗓音,“长公主,瑞侯呢?可要属下们通知人去寻瑞侯与尉雪蛮?”

凤瑶瞳孔一缩,目光幽远怅惘的落在前方尽头,头也不回的低沉道:“不必了。”

花谨既是胆敢选择离开,便也要承受此番抉择的所有好坏,甚至,生死。再者,强行想逃跑的人,且都已经逃跑了一夜,而今自然不易寻到,如此,既是事态至此,她姑苏凤瑶,也唯有放之任之,而至于花谨的后路如何,自然,也不是她姑苏凤瑶插手得了的了。

凤瑶满目冷冽,面色也阴沉凉薄,浑身的冷气与煞气,依旧展露得淋漓尽致。

一路往前,待行至赢易的帐外时,那前不久还一直站在此处朝她背影遥遥而望的颜墨白,早已不在原地而候。

冷风肆意吹拂,空气里,依旧荡着几许江水的鱼腥味,入得鼻间,莫名的,竟是有些突兀刺鼻,更也莫名的像是蹿入了心口,惹出了半缕涟漪。

凤瑶足下稍稍驻了驻,沉默了片刻,待得强行按捺心绪后,才再度踏步往前,入了赢易的帐子。

帐内,再度点了暖炉,还燃了檀香。

而那本该在榻上躺着的赢易,此际却正坐在软榻上,甚至衣袂全数一丝不苟的穿好,连带头发,都高高的束了起来。

瞬时,凤瑶瞳色一滞,猝不及防的怔了一下,待得回神过来,她便继续踏步往前,待站定在他面前,便低沉而问:“何时起来的?”

他抬眸朝凤瑶望着,那双深邃的瞳孔中夹杂着几许复杂,甚至还有几许强行压抑着的怒意。

“今早皇姐刚走,臣弟便起来了,也让帐外的兵卫为臣弟梳洗了一番。”仅是片刻,赢易回了话。

他嗓音依旧嘶哑,但却并非无力脆弱,甚至他的面色也不若昨日那般惨白无色,反倒是稍稍增了几许血色。

凤瑶仔细将他打量了一番,心底也稍稍增了半许宽慰,随即唇瓣一启,继续道:“将手伸出,我为你把把脉。”

赢易点头,极是自然的将手朝凤瑶伸了过来,凤瑶也不耽搁,顿时抬指而起,恰到好处的搭靠在了他手腕的脉搏上。

指腹下,脉搏跳动得比上次把脉时还要来得起伏自然,似是着实无太过大碍,只是又或许昨日着实失血太多,赢易脉相也隐约有虚,但却也并非大碍,更也无性命之忧。

凤瑶心头越发的释然几许,待得把脉完毕,便自然而然的收回了手,缓道:“脉相略微正常了,只是稍稍有虚,许是因你受伤的缘故。但如能全然确认的是,你身上的毒,的确清了。”

嗓音一落,静静朝他凝望。

奈何,赢易面上却无半许的释然欣慰之意,甚至他那略微稚嫩的面容上,竟依旧夹杂几许掩饰不住的怒意与复杂。

“皇姐。”

他咬了咬牙,犹豫片刻,嘶哑低沉的出了声。

凤瑶眼角微挑,漫不经心的将目光从他面上挪开,淡漠幽远的道:“怎么了?”

赢易眉头越发而皱,瞳孔之中,风起云涌,一股股怒意越发闪烁明显。

“皇姐与摄政王闹翻之事,臣弟知晓了。”他出了声。

凤瑶眼角一挑,瞳孔一滞,并未言话。

赢易朝她凝望几眼,面色越发起伏,“记得昨夜,臣弟还在皇姐面前言道摄政王不是,皇姐当时还极是信任摄政王,在臣弟面前维护了摄政王,但臣弟终是不曾料到,皇姐口中那般铁血体贴之人,竟会,背叛皇姐。摄政王如此辜负皇姐的信任,辜负皇姐的情义,今日,臣弟无论如何都不愿离开此地,甚至,势必要让摄政王付出代价。臣弟心意已定,绝不更改,也望皇姐先回大旭京都,这里的时,便全数交给臣弟处理便好。此番臣弟入驻在这曲江之边,初衷便是要与大周大打一场,后面虽是放弃,但而今摄政王既是对不起皇姐了,臣弟,自然要拾起初衷,将他大周打得片甲不留!”

嘶哑的嗓音,虽听着略微脆弱,但语气中得凛冽与杀气,却是浓烈厚重。

凤瑶神色蓦的起伏开来,心底深处,也沸腾摇曳,浑然不止。

那颜墨白啊,而今的确是她心口的一道伤,只是她也一直在忍耐着,明星浮梦网站不愿自行多想,也一直抑制了这么久,却是不料,此番她内心的所有平静,再度被赢易这腔突来的话全数打翻。

她终是再度回眸过来,深邃幽远的目光朝他凝来,只见,他眉头皱得厉害,那张略有血色的脸上,暴怒四起,杀气四起。

赢易啊,虽也不可小觑,心思老成,但终归还是略微感情用事,义气用事了。只是却也不得不说,赢易此番因她而怒之举,虽帮不到她什么,虽也打翻了她心头的平静,但赢易这番似要拼尽一切的心意,她终是心领的。

“我与颜墨白之事,本是过去,而今提及无意义,甚至与大周再起争端,也无意义。”

她默了片刻,才刻意放缓嗓音回了话。

奈何赢易面色分毫不变,瞳中的杀气与震怒越发明显,“何来没意义!摄政王如此欺负皇姐,便自该落得狠烈下场!皇姐放心,臣弟会做好一切,定可为皇姐报仇雪恨,皇姐只管速速回得大旭,安然的在大旭等候臣弟的消息便是,臣弟定当……”

凤瑶眉头一皱,不待他后话道出,便极是干脆的出言打断,“赢易!”

他蓦的一怔,后话顿时下意识的噎住。

凤瑶满目起伏的凝他,“你准备拿什么去与颜墨白斗?是拿此地几万大旭兵卫的性命与他斗,还是拿你自己的性命与他斗?你如今刚失了一只臂膀,伤势未愈,身子骨也并非硬朗,你拿什么与他斗!”

“便是臣弟有伤在身,也定与摄政王拼死一搏,而我大旭万千将士一旦知晓摄政王如此欺辱皇姐你,定也会群愤而起,拼命攻打大周!”

他嗓音恼怒之至,语气中的杀气也是尽显,似是浑身的怒火都被颜墨白点燃,从而,想要雇主一起的与颜墨白,与大周拼个你死我活。

凤瑶满目幽远的望他,静静的凝着,却是并未言话。

赢易的话虽入了耳里,但激起的波澜并不大,只道是,她姑苏凤瑶也虽心中有怒,有恨,但终是不至于因怒而失了所有分寸。

如今,相较于心中的震怒与不平,她此番最是期望的,不过是在颜墨白还未反悔之前,率军彻底离开。

她姑苏凤瑶一人的委屈,何能让大旭上千上万的兵卫来为她捍卫与出气,人心皆为肉长,每一个大旭兵卫,兴许他们的家人,妻儿,都在盼着他们征夫而还,合家团聚。

越想,思绪便越发的遥远,越沉默,心口之中的沸腾与复杂,便逐渐被现实与顾虑强行打败,甚至,压下。

待得半晌,她才回神过来,瞳中已是恢复了幽远与沉寂,随即唇瓣一启,幽远无波的道:“恶人自有天收,你又何必去凑这份热闹。”

她并未多做言道,脱口的语气,也并无任何锋芒。待得这话落下,眼见赢易眉头越发一皱,薄唇一启,似是又要言话,她瞳孔微缩,下意识的挪开了目光,先他一步继续道:“赢易,我此生最大的心愿,是大旭安好,大旭上下的子民,安居乐业,风调雨顺,如此,便是颜墨白的确欺我辱我,我也不可拿万千大旭兵卫的性命去拼斗,去出气。这点,你可知晓?”

赢易醍醐灌顶,面有所悟,到嘴的话也全数下意识的噎住了。

凤瑶继续道:“是以,颜墨白虽负了我,但如今却并非是对他报仇之际。如今天下局势你自是清楚,四方不稳,天下征战随时都可一触即发,而我大旭前不久才刚刚经历过大盛的征战,国力薄弱,且上下不稳,而今大旭若要在天下诸国之中屹立不倒,兵力便显得尤为重要。如此,你觉得纠结是将此地的五万多大军彻底领回大旭守着大旭为好,还是,让这五万大军全数葬生在这曲江之边好?”

赢易眉头紧皱,不说话。

凤瑶再度转眸,凝他两眼,叹息一声,“你之心意,我已明了。但今日的确不是意气用事之时。至于颜墨白,他如今要与大盛为敌,更还要与大英为敌,就凭这两点,他便已是自身难保,岌岌可危,又何必,你领着大旭兵卫去参他的局。”

赢易面上的震怒与杀气,终是逐渐的缓解开来。

待得片刻,他垂头朝凤瑶嘶哑恭敬的道:“皇姐所言有理,是臣弟考虑不周了。臣弟方才,也仅是想为皇姐出出气,毕竟,摄政王此举着实过分。”

凤瑶眼角微挑,面色幽远磅礴,低沉而道:“的确过分。”

赢易微怔。

凤瑶继续道:“那人刻意惑我之心,得我之情,而后将我从自以为是得信任与真心中踢了出来,摔得鼻青脸肿,且他如此欺我辱我戏弄我便也罢了,但他,竟敢与司徒凌燕混在了一起。大盛皇族,终是我大旭之国的仇敌,那司徒凌燕,自也是我敌对之人,那颜墨白则亲近她,护她,便是与我,全然作对。只是即便如此,我仍是不能与他硬碰硬,至少现在,还不是时候。”

她嗓音极是淡漠清冷,无温无情。

赢易极是担忧她,待得紧紧的将她打量片刻,低声道:“皇姐……”

话刚出口,却又着实不知该如何出声宽慰,待得嗓音刚刚而出,便又噎住。

凤瑶回神过来,凝他两眼,“罢了,如今多说什么,自也无用。此际时辰已是不早,帐外的大旭兵卫也该是集结完毕,如此,我们走吧。”

赢易按捺心绪一番,而后恭顺的朝凤瑶点了点头,却待要起身而立,奈何双腿则是虚软无力,挣扎了几番,竟是未能起得身来。

他眉头一皱,面露自恼,牙齿也紧咬着,仍要坚持着挣扎起身。

凤瑶神色微动,适时而道:“我扶你。”

嗓音一落,不待他反应,便已伸手过去将他搀扶了起来。

“今日启程而行,定是分餐路上,舟车劳顿,此番回城之路,你许是得多受苦了。待得抵达大旭京都,我便差人将你送入行宫静养,待得身子硬朗无碍后,再回宫里来。”

凤瑶缓缓扶着他往前,平缓幽远的出了声。

赢易微微一怔,面色微难,待得犹豫片刻后,他低声回道:“皇姐,臣弟不想去行宫修养。臣弟想与皇姐一道回得京都城,先去为母妃上柱香。”

这话入耳,凤瑶并未立即言话,待沉默片刻后,无波无澜的道:“也可。”

短促的二字一落,凤瑶不再多言。

毕竟,涉及到惠妃之事,自也敏感,不适合在赢易面前多言。

两人一路往前,赢易也突然不说话了,二人双双缄默,缓缓而前。

此际,帐外不远的那处偌大的空地上,大旭兵卫已是训练有素的集结完毕,几万大军与烈马密集整齐的立在一起,黑压压一片,阵状极大。

凤瑶扶着赢易一路过去,待站定在几万人马之前,并无耽搁,仅是大气凛然的吩咐了几句,而后,勒令兵卫各自上马,准备出发。

正这时,那满身雪白单薄的颜墨白再度自一旁缓缓行来,他身后之中,跟着满身干练的伏鬼,还跟着三辆封得严实的马车。

凤瑶眼角一挑,冷眼朝他凝望,赢易则强行站端了身形,待得颜墨白驻足在他与凤瑶面前,他便冷冽出声,“你来作何!”

质问的嗓音,语气着实称不上好。

颜墨白却面色不变,似是并无半点恼怒。

“三皇子与长公主即将回大旭,朕,自然是要来送送的。”他出了声。

嗓音一落,便将目光径直朝凤瑶落来,薄唇再度一启,只是这回脱口的嗓音,却突然柔和关切了几许,“归途遥远,行马途中自是劳累疲惫。我为你准备了马车,也准备了干粮与食物,路途中,若是饿了便吃些干粮,若累了,便停车休息。此番归途,不必太过赶路,一路走马观花回去,许是最好。”

“摄政王何必在此惺惺作态!你……”

“惺惺作态倒是不曾,只是何时之中,朕说话时,也轮得到三皇子插嘴了?”不待赢易后话道出,颜墨白便懒散平缓的出了声。

他嗓音温润柔和,并无锋芒,但这番脱口的话语内容,却是威仪十足,锋芒毕露。

赢易后话下意识一噎,颜墨白勾唇朝他笑笑,继续道:“朕还记得,当初惠妃与国舅百般想将三皇子推荐给朕,欲让朕好生辅助与培养,也曾记得当时,三皇子虽不喜朕,但自然也是恭敬,怎么,而今不过是去了一趟边关,而今又在曲江之边威风了一回,便得意得分不清自己是谁了?”

冗长的一席话,依旧温润四溢,但却是将赢易大谑大贬。

赢易瞳孔骤缩,面色当即沉得厉害。他满目冷冽阴沉的朝颜墨白凝着,冷道:“摄政王出口之言,还是莫要太过随意得瑟!”

颜墨白轻笑,“何来得瑟,不过是忆旧了些罢了,是以随口说了些旧人与旧事。再者,三皇子在这曲江驻守这般久,就不曾担忧过你舅舅?毕竟,你舅舅前些日子便从大旭京都逃了,外人皆传你舅舅投奔你来了,但你舅舅是否来投奔,你自也最是清楚。如此,你舅舅一直未来,你可担忧他的安危?”

赢易心口一紧,着实不曾料到颜墨白会突然提及他的舅舅。

这些日子他驻扎在这曲江之边,也的确有意等他舅舅。大旭京中之事,他自然也是听说过的,也的确以为自家舅舅无处可走,是以便会来此地投靠于他,但如今日子已是过了好几日,却全然不曾有自家舅舅的行踪与消息,倒也着实奇怪了。

只是,这颜墨白为何会突然提及这个,且凭他这戏谑的语气,难不成,他知晓他舅舅的行踪,亦或是,他舅舅已是落在了这颜墨白手里?

思绪至此,心神一跳,赢易面色越发一沉,当即出声,“你知晓我舅舅身在何处?”

这话一落,紧紧凝他。

然而颜墨白却不说话了,面色懒散自若,从容淡定,却就是不回他的话,也不朝他望来了。

“怎么,摄政王是不敢说我舅舅行踪了?又或者,我舅舅,落到你手里了?”赢易冷眼凝他,候了片刻,忍不住再问。

颜墨白兴致缺缺,淡道:“你舅舅身在何处,自该你差人去打探。朕不过是稍稍听说,你舅舅似是中道走错了路,误了方向,许是这会儿,说不定走到了大盛,亦或是,楼兰。”

走错了方向?

这话入耳,赢易浑身一僵,落在颜墨白面上的目光也蓦的摇晃不定,起伏不堪。

颜墨白扫他一眼,无心再言,仅是再度将目光朝凤瑶落来,面色与目光再度自然而然的放缓,随即薄唇一启,正要言话,奈何到嘴的话还未道出,凤瑶已突然伸手极为干脆的拔下了手腕上那赤红的相思手镯,径直递到了他面前。

瞬时,他瞳孔一缩,目光一滞,到嘴的话噎住了。

“往日之情,既是虚情假意,那这贵重的相思手镯,本宫自也不配戴着了。还是将这东西还给你吧,你若不弃的话,自也可将它送给司徒凌燕,让她好生戴在手上,日日相思于你,如此,也好与你心意相通,相思寄情。”

不待他回神过来,凤瑶清冷淡漠的出了声。

—题外话—感谢为文文打赏的亲亲,多谢亲亲一路以来的支持,感谢亲亲,拜谢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