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片下载aqq

对尾随船队而来的潜艇而言,或许潜艇的指挥官,做梦也想象不到。明明他盯住的猎物,反倒让自己成为猎物。猎人与猎物的身份,在潜艇被发现时便反转了。

游弋东南亚海域多年,这位出身海盗的指挥官,不可谓不狡猾。好在他拥有的这艘潜艇性能很优异,除非碰到专门的反潜机或反潜舰艇,普通军舰都拿它没办法。

正是凭借这艘意外得来性能优异的常规潜艇,这位潜艇指挥官也赚取了不菲的财富。拥有这样一艘潜艇,除了实施海上劫掠之外,自然也可用于走私犯罪。

靠着遍布东南亚各国的眼线,他总能找到最有价值的打劫对象。事实上,近年来有几艘外籍打捞船在海上失踪,也正是他的手笔,先洗劫而后将打捞船击沉。

这样一来,打捞船彻底消失于海上,即便有人就此展开调查,相信也查不出什么端倪来。而这次盯上庄海洋,更多也是缘于他认识船队中的一艘船。

看到手下发送过来的船队照片,再综合他认出其中一条船,这位海盗指挥官很快道:“这三艘船,应该不是普通的打渔船。准确的说,这是一支打捞沉船的船队。”

抢劫打捞船,无疑才是最赚钱的买卖。海底沉船打捞出来的东西,不出售之前,也不会贴上任何人的标志。只是动手时,必须确认打捞船上有打捞到的宝贝。

而之前给他通风报信的马仔,详细描述渔船被驱赶的过程。通过这个过程,海盗指挥官断言道:“昨晚他们肯定在打捞沉船,所以才会显得那样紧张!”

唯有这个理由,才能解释庄海洋的打捞船,为何会禁止过往渔船,靠近他们船队所在的海域。这也意味着,庄海洋的船队里,应该有昨晚打捞出水的宝贝。

那怕庄海洋也没想到,因为前次跟外籍打捞船海上起冲突的事,导致他的打捞船已然被有心人注意。在一些有心人眼中,这船根本不是渔船,而是打捞沉船的打捞船。

得知船队下锚停航,尾随而来的潜艇多少显得有些不解。考虑到打草惊蛇,海盗指挥官遥控指挥的监控渔船,也不敢过于靠近,生怕把船队给惊走了。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久船队竟然又重新启航了。若非航速不快,只怕潜艇指挥官也会怀疑,自己派遣出的监控船,是否令庄海洋产生了怀疑。

闺房中一枚小美女纯净无邪治愈系写真

事实上,他的怀疑也没错。白天那些偶遇的外籍渔船,确实令庄海洋起了疑心。只是庄海洋也没想到,盯上他的会是一艘潜艇,而非以往遭遇的水面舰艇。

当他们在监控庄海洋的船队时,庄海洋却隐藏在暗处,时刻监控着在海下潜航的潜艇。看到潜艇加速追赶,庄海洋也长松一口气。

随着潜艇距离船队越来越近,庄海洋不时往返与船队与潜艇之间。通过无线通讯设备,指挥洪伟开始实施打捞作业。甚至他还花时间,让沉船浮出淤泥。

看到船队再次停止航行,潜艇上的海盗指挥官,也很好奇的道:“你们说,他们这会究竟在干什么?为何走走又停停呢?”

“BOSS,现在我们距离他们也不是很远,是否可以让潜艇再靠近一些,而后派出我们的蛙人抵近侦察?如果他们没有防备,我们也可适时发起攻击。”

其手下很快给出了自己的建议,对于这次盯上的肥肉,待在潜艇上的这些人,自然也很期待着接下来的收获。为确保安全,每次行动他们都会极其谨慎。

照例派出巡逻警戒船的庄海洋,也有关注潜艇上海盗们的一举一动。当潜水一组下水时,安保队也挑选了数名特战精英,携带武器装备潜伏于沉船附近。

当庄海洋感知到,潜艇上有数名全副武装的海盗,通过潜艇弹射舱准备出舰时。庄海洋随即道:“军子,收到请回答!”

“收到,请讲!”

“有客到!告诫兄弟们不要慌,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实施清淤作业。安保组,继续潜伏。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擅自行动。都听明白了吗?”

“明白!”

事实上,庄海洋挑选的这艘沉船,实际打捞价值并不大。可为了引诱这些尾随的海盗上钩,他自然需要抛出诱饵,让海盗觉得有机可趁。

看到海盗潜艇派出蛙人潜水员,庄海洋觉得他们看到正在打捞的朱军红等人,想必不会轻易动手。这也意味着,他们会等到最合适的时间,再对船队发起突袭。

等待的这个时间,足以让老部队派来的三艘军舰,顺利完成对潜艇的合围。只需军舰合围到位,到时这艘潜艇,想逃只怕也没有可能了。

果不其然,随着潜艇上浮到安全距离,数名蛙人从弹射舱潜出潜艇。领头的一名蛙人,很快引领着这些手下,开始朝庄海洋船队所在的海域游去。

而这些海盗不知道的是,距离他们百米开外的海中,有一个并未穿戴任何潜水装备的人,正在监视着他们一举一动。而潜艇,依然低速缓缓接近船队。

当这些海盗的蛙人,看到前方海底出现的照明,领头的海盗随即道:“关闭照明装备,跟我慢慢靠过去。先看看,他们究竟在做什么?”

随行的海盗,随即打出OK的手势。所有海盗放慢速度,开始潜游到正在清淤的朱军红等人附近。当领头的海盗,看到沉在淤泥中的沉船,内心也是为之一喜。

再次指挥道:“你们找地方隐藏好,我先把这个情况汇报上去。”

当潜艇指挥官得知,庄海洋的船队正在打捞一艘沉船时,他很是兴奋的道:“太棒了!真没想到,这些人运气还这么好。盯紧那些人,不要打扰他们作业。”

“明白!”

结束通话的过程中,海盗指挥官也很兴奋的道:“怎么样?我没说错吧?这帮家伙,很厉害的。他们以捕渔为掩护,实际却在从事打捞沉船的勾当。

让兄弟们休息一下,等他们打捞完沉船上的东西,我们再发起突袭。那样的话,他们打捞到的所有宝贝,都是属于我们的。而后赶在天亮前,返回基地!”

“是,BOSS!”

对这些亡命徒而言,有什么比赚钱更令他们为之兴奋呢!

看到海盗的蛙人作战小队,都潜伏在距离打捞队不远的位置。庄海洋悄悄找上潜伏在附近的安保队员,将海盗蛙人所在的位置一一告知,并让他们盯紧这些海盗。

“这些海盗不动,你们就原地待命。那帮海盗,看到我们在打捞沉船,短时间不会轻易动手。这个时间,足够我们的军舰抵达。等军舰一到,他们便插翅难飞。”

“明白!”

“我回船上一趟,有什么情况,立刻通知我。”

跟安保队员交待一番,趁着海盗暂时停止行动的空余时间,庄海洋再次回到船上。借助船上携带的卫星电话,跟基地参谋长还有舰队负责人取得联络。

得知庄海洋已经钓住那艘潜艇,舰队负责人也长松一口气道:“小庄同志,我们正在全速赶来。距离你们所在的位置,应该还有一小时左右的航程。能坚持住吗?”

“能!这个时候,海盗都误以为,我的队员正在打捞沉船。沉船没打捞完毕,想必他们应该不会轻易动手。说到底,只要他们贪财,那就不会轻易动手。”

“好!那我们时刻保持通讯联络,有什么情况,记住及时通知我们。”

“明白!”

那怕庄海洋也不知道,在基地内部,他跟他的船队已然拥有一个秘密代号。虽说他们全部退出现役,可很多舰艇指挥官都知道,庄海洋一行是值得信赖的。

此次行动,也被基地临时命名为‘猎艇行动’。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将这艘活跃在周边海域多年的这艘‘幽灵潜艇’找出来。甚至争取,将这艘潜艇完整保留下来。

根据海军近年来,跟这艘潜艇打过交道的情况看,这艘潜艇的静音功能极其强悍。正是依靠超强的静音效果,令各国海军数次搜索都无果而终。

要是能将这艘潜艇缴获,对海军而言也有极高的研究价值。可以说,在行动展开的那刻起,老部队基地的作战室,再次变得灯火通明起来。

所有在基地的领导,都第一时间赶到作战值班室,不时跟舰队还有庄海洋的船队了解情况。得知一切顺利,所有基地都期待着,最后合围潜艇时刻的到来。

只是很多领导都清楚,一旦这艘潜艇铤而走险,向合围的军舰发射鱼雷,那么围捕的舰艇,也要做好被击中的准备。正因如此,执行任务的舰艇也是严阵以待。

用舰艇指挥官的话说‘这不是演习,这有可能是一次真正的实战’。所有舰上的官兵,也必须做好随时牺牲的准备。舰艇上的气氛,自然跟以往演习有所不同了。

随着朱军红等人,清理完沉船上的淤泥,在庄海洋暗中指导下,开始从沉船上不断掏出东西。始终盯着他们的海盗蛙人,也瞬间变得兴奋了起来。

可他们根本没想到,围绕他们打响的一次围猎战,已然悄无声息的展开。当三艘军舰完成合围那一刻,庄海洋终于可以说,这帮家伙插翅难飞了!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