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要我的这具躯壳?”

   夜风的灵魂虚影在男子的身后缓缓的出现,歪了歪脑袋,似乎是有些疑惑的问道。

   男子身体骤然一僵,随后就是迅速的伸手抓向了夜风的灵魂中枢,意图摧毁他的灵魂意志。

   夜风对于男子的举动却像是置若未闻,只是静静地看着,没有任何阻止,眼神淡漠的没有任何的情绪。

   “啊——”

   那名男子的手明明已经触碰到了夜风的灵魂中枢,却没有能够做任何的事情,便像是被什么狠狠地烫到了一般,原本凝实的灵魂身躯上冒出丝丝缕缕了的白烟,神情痛苦狰狞,发出一声惨叫。

   夜风的眼神微微波动了下,似乎对此丝毫都不感到意外。

   他的灵魂上,却是慢慢的弥漫开一股无形的天地威压,在这宏达威严的压制下,男子像是遇到了克星一般,即便实力高深,却也依然只能够强忍着心中的恐惧,颤抖着身体缓缓的蹲了下来。

   “你想要我的这具躯壳?”夜风再次重复了一遍,目光一眨不眨的盯着面前的男子。

   男子眼中似是有着几分惊惧,颤抖着嘴唇开口道,“我只是……我只是一时鬼迷心窍……”

   夜风目光平平的扫过,也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也不知道到底是相信了还是没相信男子的说辞。

   但是他身上的威压却是渐渐的消散而去了……

   美足白肤娇羞少女色早安日记

   好机会!

   那名男子眼睛骤然一亮,身形以一种无法捕捉的速度欺身逼近夜风的身前,五指成爪,想着他的心脏位置抓去!

   夜风依然没有任何的防护,任由那一爪落在了自己的灵魂上,却是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害,反而是那名男子再次遭受到了更加严重的反噬。

   “你……你……”男子捧着自己不断冒着白烟的手到在地上打滚,身上居然还流出了实质的冷汗,却全是由灵魂精华凝聚而成。

   男子的语气有些悚然,“果然是天地的味道!”

   夜风眼神漠然的扫过男子,似乎从一开始就已经知道他是绝对不可能对自己造成伤害得了。

   “嗤……不过是阴暗的集结体……”夜风扯了扯嘴角,眼神讽刺,“又怎么可能伤得到我?”

   天灵之体为什么会是顺天而生,身负大气运,为天道所眷顾?不过就是因为它是蕴含了天地的一丝威压凝聚而成的,那么在面对世间一切生灵的时候就会有天然的优势。

   不成混沌,不得超脱。

   混沌境界以下的所有人,都还是被限制在这一片宇宙之中,那么对于这一片宇宙的天地威压就会有本能的畏缩。

   生灵尚且如此,更不用说像是面前男子这一种连生灵都不是,仅仅是由怨恨等阴暗负面的情绪的集结体所产生的一种有灵智的物质,又如何能够抗拒?

   夜风不再与男子有任何的废话,直接动用了天灵之体的最高权限,使用那一缕天地威压直接在男子身上打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让人绝无背叛的可能,只要没有能够达到混沌境。

   况且,上了贼船了,免费看黄频又怎么可能会下得了?

   做完这一切,夜风才是瞥了男子一眼,眼神中带了些温度。

   “你可有名字?这血池的诡异变化与你有什么关系?”

   那名男子却是万分抗拒的采取了非暴力不配合的态度,“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我屈从了吗?!呸!做梦!你们这一些恶心的东西!”

   最后一句话涵括的范围显然有些广了。

   夜风的眼皮跳了跳,眼神犀利的扫了面前的男子全身,冷冷的下了命令,“把血池的障碍清除掉!”

   看男子那万分抗拒的模样,又是牵起了一抹讽刺的笑容,看起来显然是想直接嘲笑夜风一番,并且表示自己的不配合的。

   但是往往事与愿违。

   于是男子就惊愕异常的看着的身体不受控制了一般,站起身来对着夜风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是,流光遵命。”

   艹艹艹艹艹!

   话刚刚说出口,流光就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简直欲哭无泪。

   特么这都算什么事啊!

   然而事情这还不算完。

   流光就看见自己虚无的身体飞了起来,从夜风的身上脱离。

   在脱离的那一瞬间,流光感觉自己的身上似乎多了什么东西与夜风身上绑定在了一起。

   这个联系让他在脱离了夜风的身体之后,身体之中涌出了一股有些温暖,更多的却像是被灼烧了的灼痛一般的感觉,让他有些难耐。

   下一刻,他却是发现自己素来虚无的身形泛起了一阵起伏不定的银白色光芒,光芒消退之后,自己的身上居然隐约有了一个模糊的轮廓,虽然不如在夜风的神识中来的凝实清晰,但是到底是有了形态模样,这让他不禁有些喜不自胜。

   而夜风却是淡定万分,好不心虚的把自己手中拿着的一团浓郁庞大的灵魂精华丢到了命魂彩莲之中炼化,脸上的神情还是老神在在的,才是灵魂归位,睁开了双眼。

   刚睁开双眼,夜风就是对上了一张狰狞的大脸。

   “哎呦我去!”

   夜风看着面前的那一个庞大的身躯,有些嫌弃的皱了皱眉,往后退了两步。

   这明显嫌弃的态度让魇不由受伤的更加狰狞了面孔。

   宝宝好伤心啊!但是还是要保持平常心呢!

   魇瞅了夜风一眼,缓缓的开了嗓子,“我说你没事吧?那玩意应该没进去你体内吧?我跟你说那种东西,可不是能够随便炼化……契约……的……”

   魇说着,声音越来越低,却是已经不由自主的瞪大了眼睛,满满都是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浮现出轮廓的虚影,还与那面容精致妖冶的男子漫不经心的对视了一眼,简直惊掉了下巴。

   啧,大惊小怪。

   看着魇露出这幅滑稽的神态,夜风心中毫不客气的嘲笑了一番,面上却是端住了仪态,轻轻的哼了一声。

   然后魇就看着流光突然身形晃动了起来,将满大殿内浓郁的让人压抑窒息的阴暗的气息全部都收拢了起来,汇聚到了血池之上……

   流光的身形猛然向前飞去,落在血池上方,身子展开,那一些阴暗气息能量便像是找到了突破口一般,疯狂的向着刘光的身体中涌去;而底下血池的无数鲜血涌起,一股一股的缠绕在他身边,将他环绕包裹。

   让人压抑窒息的气息渐渐淡薄,夜风就是感觉一直在自己的身体束缚住的什么东西似乎在渐渐的瓦解,身上的混沌之力再次运转自如。

   只有魇还愣愣的、痴痴的看着血池之上的那一刻血球,似乎还是没有办法接受现实。

   怎么办?忽然感觉脸有点疼!

   天玄却是从后面走来,拍了拍夜风的肩膀,语气中喊了两份担忧,“真的无碍吗?”

   没等夜风回答,夜白就是嘻嘻哈哈的凑了过来,挥了挥手道,“安啦安啦!要是有事我们还能够好好的站在这里吗?并且,那什么玩意儿,夜风很有克制的法子!”

   夜风扬了扬下巴,不置可否。

   下一刻,在看到没有了鲜血覆盖的血池底部铺满的大大小小的、甚至已经有些泛黑的尸骸,却是又拧起了眉。

   夜风的眉宇冷凝了两份沉怒。

   “啧——”

   听到夜风发出意味不明的单音节,不知为何让人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

   夜白抖索了一下身子,然后就是继续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亲昵的勾着夜风的脖子,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嘿!老大你想怎么处理?”

   熟悉的又带着几分陌生的称呼再次从夜白的口中响起,却是让夜风不由斜了他一眼,“怎么办?把你扔下去怎么样?”

   “别别别!小爷我虽然细皮嫩肉的!但是一点也不希望被人锁住灵魂不得超脱啊!老大你那么爱我,一定是在说笑的吧!”

   夜白眉眼明媚,动作浮夸,表情搞怪。

   夜风又是轻哼了一声。

   那么爱作妖!再说,细皮嫩肉和被锁住灵魂,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天凰一族那边的消息送出去了?”

   夜风转着手中真正的板戒,眉眼低垂。

   现在的形势更加严峻了几分,恐怕真的要天凰一族赶紧过来才能够处理了!毕竟他们对天凰一族都不熟悉,怕是没有办法敢于尸骸的净化。

   夜风的眉眼沉凝,看了一眼周围的几人,掐了个诀布下一层屏蔽的结界,又是让魇在一边受着,便是与天玄和夜白共享的联系,将力量继续汇聚了起来。

   “等会我说一二三,我们就一起发力,把这一些尸骸掀开来,先把天凰的尸骸弄出来再说。要不然,被压在那么底下,继续经受怨气的感染,只怕很快就会堕天。”

   “好!”

   虽然说平时夜白总是没心没肺、嘻嘻哈哈的样子,丝毫都不着调。但是在关键时刻他却是知晓事情的轻重缓急,总是能够让人放心(?)。

   夜风点了点头,身上的气息开始攀升。

   “一——”

   三人的精气神集中在一点,气息同样攀升到了最高峰。

   “二——”

   三人身上的气息开始彼此融合叠加,威力递增。

   “三——”

   “轰!!!”

   与声音共同落下的,是一道强劲的能量攻击,直接打在了血池底部,将上面的那一层尸骸都是掀翻了起来,上面的黑气翻涌,每具尸骸之间似乎还藕断丝连,比起的能量还是相勾连的,让夜风他们动作的难度高了许多。

   “哼!”夜风眼神微冷,“天玄你上!”

   换了一下主攻,给魇打好手势让他准备,夜风等人开启了第二轮的攻击。

   “灭地祭幽冥!”

   提前觉醒了的天玄虽然说有点性格大变,人也是单纯了许多,但是至少实力真的是提升了不少,对于血脉以及能量的掌控更加的精准和高级了。

   一招之下,所有的尸骸即便是在不甘都是被齐刷刷的掀翻了起来,被夜风眼疾手快的迅速转换了主动权,将能量的集中点拉到自己的身上,迅速的放了个大招。

   “时空凝固!”

   这一招与“无望”、“虚无”又异曲同工之效,是他提取两者中对于空间运用的部分结合而成,更多的使用在禁锢防御,而非是攻击。

   夜风的动作刚刚落下,魇那边就是传来了动静。

   魇的身形晃了一下,身上的气息忽然萎靡了下来。再抬头时,铜铃大小的兽瞳中满是凝重之色。

   “被那几个不怕死的老鬼发现了!”

   魇急促而又迅速的说完,匆匆给了夜风他们一个示意,便是身上的能量急速收回,没有了结界,下方的情况就暴露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

   看到这意料之外又是意料之中的一幕时,夔等人还是难免不为裕丰神将等人的残忍感到心惊。

   而接收到魇的示意的夜风早就眼疾手快的将流光给容纳进了自己的灵魂之中,放在命魂彩莲中镇压。

   同时,他也对魇方才那个有些微妙的眼神产生了些许揣测。

   不过还没有等夜风想出什么结果,也没有给那一些暴怒的真道境强者出手对付夜风等人的机会,空间似乎就凝固了下来。

   “嗡——”

   一股强大的威压蔓延开来,夜风感觉自己身形都像是被封冻住了一般,几乎动弹不得。但是这一威压却又是没有给他造成任何的伤害,似乎仅仅是让他有些不适。

   “何人?胆敢打我天凰一族的主意?!”

   一道声音不大,但是却威严万分的声音骤然响彻寰宇,让刚刚赶到酆都城这边的天庭人马都是一愣,原本领头的还有些漫不经心的红发青年瞳孔骤缩,没有理会身后的队伍,将宁辉神将留在原地,直接就爆发开来,突破了空间的禁锢。

   红发青年转瞬间降临到现场的附近,却是没有能够太过靠近,只能够勉强在边缘地带,承受着那狂风骤雨般的威压和空气中隐隐弥漫的压抑的恐怖怒火的气息。

   而天空之上出现的那一道遮天蔽日般的庞大身影,也是显露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龙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