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没错!

战无极这辈子的女人只能是她南宫浅!

不管他现在爱不爱她,怎样打击她,她都不会轻易放弃。

而且她答应过婆婆的。

她还有婆婆给她的东西,那是最好的信物。

龙凤呈祥的镯子,就是她身份的证明。

想到这里,她笑了起来。

欧阳倩汐看着对方脸上幸福的笑容,有瞬间的愣住,忍不住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南宫浅,吐槽道,“你真是一个异类。”

“彼此彼此。”南宫浅意味深长的看着对方。

她知道她和欧阳倩汐不会是敌人。

从第一次见面,虽然欧阳倩汐是在指责她,但对她却没有敌意。

“你就不怕我害你?”欧阳倩汐眼里带着玩味。

网络排名榜 清纯的可爱mm

“你不会害我。”

“为什么?”

“就你那蹩足的演技,演得一点也不逼真,没有哪个原配像你这样来抓第三者的。”南宫浅无语的狂翻白眼。

对方哪里是来抓第三者的,分明就是来搞笑的!

欧阳倩汐愣了愣,随即扯出手帕抹了抹眼角,哭哭啼啼道,“啊啊啊,你竟然说我演技不好,情敌,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说话,让我多心痛吗?我不要活了……”

“你可以去死!”南宫浅笑。

“苍天啊,你看看这个第三者多恶毒,竟然叫我去死,我长得如此貌美如花,倾国倾城,沉鱼落海……”

“是沉鱼落雁。”南宫浅纠正她。

“好吧,沉鱼落雁,你真是太狠毒了!”欧阳倩汐吸了吸鼻子,一脸她受了天大的委屈。

“……”南宫浅。

欧阳倩汐本来还要演的,但在看到南宫浅根本不搭理她时,她清了清嗓子才停下。

“演完了?”南宫浅笑望着她。

少女,你为何这么蠢萌?

同时她有些庆幸,幸好圣堂派出这样一个蠢萌少女来联姻,不然她还真的不知道如何应付。

“演完了。”欧阳倩汐笑容端庄。

南宫浅摸了摸下巴,思考了片刻,才缓缓开口,“我知道你不会嫁给战无极。”

语气是肯定的。

“错,自从见了他后,我心里和脑海里全部是他的绝世容颜,还有那挺拔又修长的身材,你说他脱掉衣服后是不是宽肩窄腰,有没有完美的腹肌啊。”欧阳倩汐搓着双手一脸花痴,就差没流口水。

南宫浅冷冷的瞪她一眼,放着狠话打击她,“你永远不会有机会看到。”

“真小气。”欧阳倩汐鄙视。

“我的男人只能我看。”南宫浅霸道的说。

欧阳倩汐突然就笑了,双手托着下巴,目光亮亮的盯着南宫浅,“我挺佩服你的,明明他不喜欢你,你却还执著,就不怕最后什么都得不到?”

“我不想自己后悔,年轻的时候不疯狂,难道老的时候去疯狂,那时候迟了。”南宫浅撇撇嘴。

前世她一直为南宫家活。

这一世,她想为自己活。

想做的事,就坚持去做。

就算像欧阳倩汐如说,最后什么都不到,那又怎样,至少她争取过了。

如果她和战无极真的没有缘份。

到时候他会有他的娘子。

她也会有她的夫君。

就算起初她可能放不下,但时间是一剂良药,会帮她解决很多事情。

“你真豁达。”欧阳倩汐脸上是欣赏还是羡慕,她好像就做不到她这样。

南宫浅乐观的笑,人的生命只有一样,为何不豁达,过得逍遥一些。

“你怎么知道我不想嫁给战无极?”欧阳倩汐满脸的好奇。

南宫浅上上下下打量她,一字字说道,“演技差,你要真想嫁给战无极,就不会先来找我,而是先找他。”

“为什么要先找他?”欧阳倩汐更不解了。

“一个你没有见过的男人,你会愿意嫁?所以你不应该先来讨伐我,再加上你假的不能再假的演技,简直就是来搞笑的。”

欧阳倩汐一脸恍然大悟,郁闷道,“原来是我用错了方式啊。”

南宫浅嘴角抽抽,真是一个二货!

“可我见他过后,真的被他迷倒了。”欧阳倩汐眼含春波害羞的笑,一副她被战无极勾了魂。

南宫浅不以为然的挑挑眉,眼神纯良,笑容甜美可人,“我不管他身边有多少桃花,我会将她们一朵朵掐掉。”

“好怕怕。”欧阳倩汐双手捧心,故作一脸害怕。

南宫浅鄙视的看她一眼,真想大声咆哮一声,姑娘,你不演会死啊。

突然,她似想到什么,幽幽笑了起来。

欧阳倩汐被她盯的莫名毛骨悚然,她想做什么?

“你想不想和人比演技啊?”南宫浅朝她眨眨眼。

“谁?”欧阳倩汐果然来了兴趣。

南宫浅并不马上回答,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子,似乎在等什么。

欧阳倩汐撅了撅嘴,不悦道,“真是一个狡诈的家伙,告诉你吧,鬼王没有答应联姻,但他也没有直接拒绝。”

说到后面,她有些得瑟。

听着这话,南宫浅敲着桌子的手停了,心不断往下沉,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不答应,也没拒绝。

这就表示还有答应的可能。

他真的要娶欧阳倩汐吗?

“喂,你不会哭吧?”欧阳倩汐眨眨看着南宫浅。

南宫浅白她一眼,高傲道,“我的眼泪也是很宝贵的,哪会轻易掉。”

欧阳倩汐笑了笑,一脸正色道,“圣堂这次是真的打算和龙腾帝国联姻,对象就是鬼王,只许成,不许失败。”

“所以你是非他不嫁?”南宫浅眸光渐渐变得幽冷冰寒。

欧阳倩汐耸耸肩膀,“我身不由已,不然我来找你做什么?”

说完,她心里有些苦涩。

从见过南宫浅后,她羡慕她。

羡慕她的自由,羡慕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而她,没有自由。

她的人生早就被安排好。

南宫浅似笑非笑的望着她,“你早点直接挑明,不就什么事都没了。”

欧阳倩汐气呼呼的怒瞪她,一脸抓狂,“难道你不知道隔墙有耳?”

“我同情你。”南宫浅眼里是戏谑的笑芒。

欧阳倩汐怒,咆哮,“南宫浅,你信不信我真的嫁给战无极?让你做真正的第三者。”

南宫浅挑眉,目光带着睥睨天下的狂傲,“你大可以试试!”

欧阳倩汐彻底败了!

这个女人看起来比她娇小点,但她的气场比她强。

她承认自己比不上她。成人抖阴视频